孙宏斌为什么谈了一小时就决定买环球世纪?

融创“环球”了!

11月27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融创西南集团将收购云南城投集团持有的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各51%股权,交易价格约为人民币152.69亿元;交易完成后,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将成为融创的间接附属公司。

融创中国在北京举行媒体见面会,宣布目标公司更名重组为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和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董事长邓鸿共同出席了会议。

以下为发布会实录

孙宏斌:谢谢各位朋友光临。大家对融创都比较熟了。我们今天下午公告了,融创收购云南城投51%的股权。今天主要是讲讲环球是怎么回事。

第一,我们交易对手是城投(云南城投),买了城投51%的股权,是老邓(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邓鸿)找到的我。我们俩原来不认识,6月7号第一次见面。当时是通过一个朋友介绍,我在无锡。6月7号我记得是端午节,我与老邓下午见面,大概谈了一个小时,基本上就把这个事定了个七七八八。在5个月20天里我们接触的很多,因为有一些大的工作,审计,谈交易条件。云南城投是先预公告,然后再公告,是两次公告。

第二,我和老邓5个月20天里很多时间都在一起,看了很多项目,与当地合作方、当地政府进行沟通。确实这是一个特别好的事,我和老邓的性格比较像,都不太会算账,我不太会算账,老邓是不算账。我一直说老邓比较通透,老邓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那一年16岁。他去的时候是班长,回来就是连长了,28天,一直打到凉山。为什么他成了连长,因为排长牺牲了。因为老邓有这些经历,所以他比较通透,人一通透就不怎么算账了,多点少点没什么,所以我们合作非常愉快。另外,老邓是个艺术家,做的东西都很特别。包括九寨天堂以及拉萨的项目,特别漂亮,都是先画画再盖房子,特别有创意。我和老邓的关系特别好,因为我们俩性格比较像,都很简单。

我和老邓6月7号认识以后,和老邓谈了一个多小时。老邓找到我,说排了一下,全中国最想合作的就是我。所以就通过朋友找到我,那天谈了一个多小时就基本定下来了,然后就去喝酒了。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我们合作特别愉快。

第二,这个合作对融创来说特别好。老邓从92年就开始做会展,做得特别好,所以我们做了一个会议会展板块,肯定是中国第一的。环球中心是一个新型的城市综合体,里面有写字楼、有酒店、有商场、有乐园。当然还包括很多其他的东西。新型的城市综合体我们也是有优势的。

第三,旅游小镇。老邓做了很多旅游小镇,里面有很多内容。老邓旗下有很多知名的民宿品牌,比如千里走单骑,也有很多的餐饮品牌。民宿跟餐饮都是旅游小镇重要的内容,做旅游小镇我们合作之后就又有很大优势了。

第四,酒店。环球是洲际全球最大的业主,有洲际、有皇冠假日,洲际还有丽晶。酒店也很有规模,很多人去过九寨天堂,确实是中国最牛的酒店。

我们跟老邓合作以后,对融创来说,首先我们会增加会议会展的板块。其次,文旅方面我们就更厉害了。原来在文旅上我们的规模就是最大的,再加上老邓的文旅规模更大。我一直说你做一个行业,要么就是做了很多年,老邓从98年就开始做九寨天堂,92年开始做会议会展。他做旅游做了很多年,他是慢慢摸索,慢慢形成体系的。所以我说要么是做了很多年,有很多经验,要么就是投了很多钱亏了很多钱的,我们就是亏了很多钱的,因为时间很短。所以,两者结合起来,我们的文旅板块就是天下无敌了。

因为大家对融创已经比较了解了,所以今天主要是老邓给大家介绍一下项目。下面有请老邓。

邓鸿:媒体朋友大家晚上好!非常感谢。

做企业、做市场要有实力,但是核心竞争力也很重要。你有的我有,我有的你没有,这就是核心竞争力。老孙也说过一句话,他要做的就是很牛的东西。所以,我们两个人在理念方面特别合拍,就是不按照常理出牌,但不是乱来,而是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

所以,跟老孙合作以后,我们做的文旅小镇可能跟你们想的不一样。跟乌镇不同,因为他们是有厚重的历史文脉的,我们做的是在历史和自然本体上创造一个新的这个时代的生活方式。这是我们要干的一件事。

为什么我们能做成这件事?第一,我们曾经做过类似的项目。第二,已经拿到地在建了。所以,2、3年以后中国会有一批这样的小镇项目。这些项目的特点是水是我们的灵魂。

我们现在越做越好,各种产业都集中在一起。这次重组,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老孙有钱,拿了100多亿。我们今天看到的只是一个事件的结果,但这仅仅是开始。我们以前的公司叫环球世纪,现在叫环球融创。我跟老孙说叫融创全球比较好,因为融创绝对的控股股东,但是老孙还是说叫环球融创,因为他想保留这个集团的一些基因,品牌独立的发展。我们在会展方面确实是中国做得最优秀的,也是规模最大的。所以,这次合作不是简单的买卖,而是代表了中国未来文化、旅游、会展大的整合。最近这几个月,集团内部跟老孙一起都打通了,把各种资源都打通了,老孙这边的很多资源,我们这边的很多资源,都叠加在了一起。所以,这次的重组在产业融合方面可能会开创出一个有意思的时代。谢谢大家!(以上内容有节选)

记者:邓总,我想请教一下,因为我们看了公告以后,是融创将负责整个项目的运营管理工作,那么双方是怎么结合的。刚才看了PPT的介绍,觉得您是一个很有情怀的人,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怎么保证双方保持同样的梦想下进行合作?

邓鸿:这个很简单,我们双方是完全融合在一起的。除了有这么多产业项目之外我们还有大量的储备,当然是以融创的团队为主。融创在营运方面也是很牛的,比如购物中心、乐园、文旅、康养,有很多。所以,我跟老孙商量这家公司是融创控股的公司,当然环球就是一家独立的公司,需要什么我们就往里面装什么。我也经历过很多并购,这次是融合得最好的一次。前两天我们双方的团队在这里还开了一个会,群情激扬,也喝了不说酒。我是当兵出身的,我说喝的是壮行酒。为什么?因为两家老板的理念高度融合。相信老孙也是这么看的,我们的合作能把我们的容量发挥得特别好。我是股东,公司效益好,我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记者:您在谈合作的时候说到一个词,说你们的合作是天下无敌。刚才邓总也介绍了很多项目,您最看好哪个项目?有多大的发展空间?

孙宏斌:我不认识老邓的时候,发现怎么躲都躲不过环球中心,怎么都能看到。所以,我每次去基本都在那里不出来。一个是环球中心我特别喜欢。二是老邓特别喜欢的拉萨我也想去,我还没有去过西藏。我觉得每个都挺好。住宅对我们来说是比较简单的,老邓有创意、有激情,做的每一个项目都是不同的,这正好是我们缺少的。确权的还没有销售的大概有2300多万平米,一期拿完,二期还没有拿的,加起来有6000万平米。6000万平米是个什么数?跟万达一样。跟老邓的合作,在会展方面我们是又增加了一个板块。旅游,老邓的旅游是一点点做起来的。开始是做一个酒店,做的挺牛,然后再一点点做。我们在这两个板块的合作相信一定会很牛,并且酒店业,我们以后也有一席之地了。为什么政府都邀请老邓?因为他做得好。

我跟老邓到各个地方去,政府都说你们赶紧拿项目,因为政府也需要进行产业建设,老邓建的都是真正的小镇。我们可以进行很多的并购,买块地并不难。我们跟万达的合作,主要是在设计院、运营团队方面。但是老邓这个人很厉害,有情怀,又好看,又能说。

记者:刚才孙总说他不会算账,邓总是不算账。我想提的第一个问题是未来1—3年,刚才孙总说要加强发展文旅、会展板块,有没有具体的目标?第二,刚才邓总讲了很多会展、酒店方面的项目,我们知道融创是以地产为主的,未来会不会有把会展或者文旅分拆上市的可能?

孙宏斌:首先还是把东西做好,老邓说他不愿意做与别人一样的东西,包括他也要超越自己。这是我们与其他公司结合做不到的地方。不管是2300万平米,还是6000万平米,一年不卖1000亿公司是运转不起来的。当然有这么多存货,运作起来也不是很难的。11月份我们举办了一个康养的发布会,有清华医学中心的加持,还有日本CMS(音)的加持。文旅、会展两个板块都是10万亿的规模。我们跟很多政府在谈,因为中国经济总量达到一定规模之后,会议会展需求非常大。原来小的要做大的,原来一个的要做两个。将来不用去汉诺威,中国就是个巨大的市场。

记者:孙总好,邓总好,首先恭喜两位顺利牵手。第一,您能否详细讲一讲两个文旅集团是什么关系?因为比较像新打造的一个IP。从战略来讲,两个会不会合并同类项,重新打造一个新的板块。第二,今年咱们的收购动作很多。年初125亿收购了泛海,40亿又接了李嘉诚的项目,包括今天这个项目。哪个收购是您觉得最划算的?第三,您刚才也提到融创也布局了医养、文化、文娱,有哪块是融创一定不会接触的?边界在哪里?

孙宏斌:第一个问题,我们肯定是要让它独立发展的,要做出更好的东西。但是二者的打通、资源的整合是肯定的,尤其是运营。酒店也好,商业也好,小镇也好。

第二个问题,肯定这个项目是最好的。

第三个问题,我们要做什么是很清晰的,4、5年前当时我们说是消费升级,现在说美好生活。包括文化旅游、文化娱乐、康养、医疗,包括会展。这是我们定下来的,消费升级美好生活是我们要做的,其他的没有考虑。 

记者:孙总您好,我们都知道今年融创在文旅方面做得很成功,无锡、广州两个文旅产业已经开业。12月份昆明的项目也要开业,您有没有邀请邓总一起参观一下?环球大本营是在成都,在西南,请孙总顺便介绍一下融创未来在西南方面的布局,或者是和环球合作之后,双方在西南方面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合作,或者是发展。谢谢!

孙宏斌:刚才老邓讲在长三角、在武汉、在长沙都有项目,在珠三角也有很多项目在谈。其实环球最厉害的还是在四川、云南,四川是他的大本营,云南也有很多项目。跟老邓合作以后,环球融创下一步在四川、云南是发展重点,我们就无敌了。

记者:第一,我们看了一下公告,有说到在付款条件上说剩下的尾款通过10%延期付款的方式付给云南城投。这个借款方式是可以一直持续下去,还是到期的时候按期把钱给他。第二,还有一个分红,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项目的收购也就80来个亿。第三,经济的转换,市场上的便宜货、打折货越来越多,好项目也越来越多,我们也收购了很多。您认为需不需要控制住买买的欲望?第四,最后一个问题是  由邓总引发的。您刚才说带孙总去了琼海边上,在琼海边上人有不同的想法,不知道孙总当时有什么想法?

孙宏斌:付款时间已经定下来了,就是一年,中间计个息。我们的分红在2、3年里,因为还要发展,甚至4、5年也有可能。150亿有一半是我们的。很多人总是关心我们买东西,要算3年的话,2017—2019年,我们的收购加起来有1000多亿,今年和去年销售加起来就1万亿,去年3600亿。我们销售了1万3600亿,但收购只花了1000多亿,花的肯定是少的。不说我们挣钱,总说我们花钱。要算大账。钱是销售来的,我们买的东西不是买回家藏起来的,而是买回家卖了。我们付了万达438亿,这3年里我们销售了1600亿。一部分是工程款,一部分是收回来的款项。我们不仅在买,还在卖。投了100多亿,环球中心是能挣回来的,仅物业费就有1亿6,还有租金、经营呢。所以,环球中心是个特别优质的资产。地下停车费都有4000多万。

我们这么大的规模不可能不买地,不买地我们吃什么。有些地是联动的,几家一起拿的。因为这么大规模的企业,一年5500亿的目标我们是肯定能完成的,但是每个月都得买很多地才能活着。所以,我们这个企业节奏把握得非常好。这是大致对,不可能完全对。这次收购,今年我们付100亿,那50亿明年年底付完。这个钱6月7号就准备好了。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这是我们的原材料,买完总得卖掉。很多人问我你的钱从哪儿来的,钱是销售来的,我们每个月收五、六百亿现金,买一个东西100亿有什么困难?没有什么困难。不是我们买完之后就藏在家里面了,而是买完之后加价卖了。我们现在已经买得很克制了,我说跟老邓交易完之后,今年的任务就完成了,就干这么一件事。我们买的东西挺少的,8年加起来2000亿,但卖了2万亿。

记者:刚才邓总介绍的那么多项目里,实际运营情况评估是怎么样的?哪些项目遇到了经营困难的问题?比如今年很多文旅项目实际的运营情况并不是特别理想。我们对环球未来预期的盈利目标计划是怎么样的?以及您对未来几年文旅趋势有什么预判?

孙宏斌:老邓这边持有率挺小的,5%。他的地买得都特别便宜,而且也比较早,所以经营情况特别好。这么大一个盘子,一共才170个的总负债,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要加快赶紧卖房子,有那么多房子要卖。

今年开始我们已经感觉到文旅在爆发了,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了。房子有了,车子有了,现在房子不让买了,车也不用买了,所以旅游行业明显在增长。今年我们的无锡项目、广州项目都是超预期开业的,我们当时说的是精彩开业、辉煌开业,一开业就及格。11月21号昆明项目开业,肯定更火。因为昆明的项目位置好,在湖边,位于市中心。1.6公里的商街,5个民族的,雪的世界、海的世界,也会超预期。明年重庆、成都、桂林,后年济南,都没有问题。环球中心世纪城、九寨天堂运营了很多年,都很稳定。九寨沟地震以后,九寨天堂正在在建。

邓鸿:没有一个亏本的,都是有经营利润的,这个也是很难的。所以,我的基因是做营运的。这也是老孙特别看重的。老孙说了一句话,特别到位,他把我人给买了。他以前收了那么多都是项目,项目卖了就完了。我这个人比较极端,比较懒,我不是那么急性的扩张,有很多项目不是我去找的。政府的决策是有它的逻辑的,老孙进来以后,我们的产业链很丰富。但是不可否认,现在经济在下行。老孙的实力非常强,政府的很多项目我们也能落地。153亿买资产,与后面的70亿是没有关系的,后70亿是我们股东之间跟老孙之间的一个约定。老孙更看重的是我的人,他对我有预期。其实当时对这件事情是有争议的,3000多万平米有很多不确定性。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品牌,一个是钱。所以,跟融创合作以后,我们认为融创有实力,双方之间会有一些约定。我们两个赚的是未来的钱,是一种优先分配,这跟收购无关。收购的价格是150亿,是他真金白银要付出的。

我跟老孙能够走到今天,云南省委省政府也非常支持,其实这预示着未来的产业格局发展方向。通俗一点来说,只要环球融创有充足的资金实力,在现有基础上还会发展。因为品牌出来了,老孙那么多品牌,我们那么多品牌。从个人来讲,我也跟老孙表个态,我比老孙大一个月,我们两个就差那么一点。他是劳模,我也是劳模,我闲不住。这可能是我们未来合作的根本。比如我想退休了,老孙可能也不愿意干了。一种是我不干了,他把项目卖掉就完了。但为什么我还想干?我不知道退休干什么。

孙宏斌:这3600万是我比较有把握的,没有把握的都剔出来了。

记者:问一下邓总,目前跟孙总合作以后,有没有其他公司也想引入合作伙伴,会不会再找孙总来谈。孙总刚才说看重的是邓总这个人,除了邀请其做娱乐城板块之外,有没有考虑邀请邓总更深入地参与融创文旅项目。我们所做的文旅项目,未来会给上市公司利润方面带来多大影响?释放吸收多长时间?包括收购万达的项目,利润释放上在商业上多长时间才能体现出来?

邓鸿:我的主要精力不是都在环球上。有些项目不是我们做的,但是我们还是会全力以赴支持。志同道合,大家都非常认同的来做这件事很重要。所以我把它称为第三次创业。

孙宏斌:万达一直在释放,文旅是个特别有前途的板块,现在的回报率虽然低点,但是我们还是挣钱的。

记者:第一个问题问孙总,现在媒体给孙总和融创有个亲切的昵称,叫接盘侠,不知道您怎么看?第二个问题问邓总,孙总身上也什么特质是最吸引您的?

孙宏斌:想跟老邓合作的多了,根本就没有机会。老邓说他捋了一下,中国他最想合作的就是我们,我们不同意别人才有机会。所以,这是我们的机会,我们比别人有很多机会。老邓确实有储备,不管是产业,还是水平、能力。对融创来说我们确实是机会特别多,想跟老邓谈的人多了,我们已经开始谈了,有的人还在找他,老邓说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这真的是我们非常核心的竞争力,在并购市场有这样的口碑是特别难的。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吃了很多亏。这么多年吃过这么多亏,谁听过我抱怨一句。就是吃亏就吃亏了,然后继续往前走,干别的事。每次都占便宜,哪来的好口碑,是因为我们吃过很多亏,没有抱怨、没有埋怨,再去做其他的事。口碑是这儿形成的,不是每次都占便宜,那你能得来口碑?包括我们判断的快速,绝对是有特别大优势的。因为并购不是显性的市场,就是靠口碑,这个圈子很小的,没有口碑就没有机会。

邓鸿:在没有认识老孙之前,老孙就很有实力了。公司报表摆在那儿了。我跟老孙接触有几个感受。我跟老孙算是中国第一代创业家,我想也不多了,我是86年下海的,老孙也是。走到今天,我们经历了太多。我跟老孙非常像,双方都有一种气场、有一种认同,这种认同可能是就是一句话。有的人可能觉得一个小时就谈妥了有点儿戏,其实这是几十年经验的积累。碰到一个大项目,有的时候真的是有缘分和有感性的成分在里面。我做了那么多大项目,真的没有怎么去算账,当然重要的是我们赶上了中国经济向上走的好时代。过程中也不是大家都运气好,不是老孙和我每次运气都那么好,不是,能做到这么大,一定有其内在的逻辑。我也有很多企业家朋友,老孙是不作秀的,拎一个行李包,身边也没人,这一点我跟他很像。老孙身上最吸引我的,让我下定决心的是他很勤奋。融创有一句话,他要在能听到炮火的地方去做决策,我也是这样。我所做的项目都装在我的脑子里,甚至九寨天堂的马桶都在我的脑子里。第二,老孙说话算数。本来这是城投的事,但是老孙是想跟我合作,过程中老孙最大的特点是他说的任何事都算数,包括我也是。这就是诚信企业家。第三,融创团队。西南区不用讲了,那是融创的收购点还有华东区。老孙有一个很强的团队,非常牛,这个团队能够把你的梦想变成项目。媒体经常问老孙怎么有那么多钱,老孙说是卖出来的。但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就跟做会展一样,大家都能做,但是商业上能够成功,一定有他的道理在里面。所以,我对这次两家的合作充满了信心。

记者:孙总您好,我想请教两个问题。第一,关于文旅地产拿地增量的问题。您之前拿的万达文旅的项目,包括这次拿的邓总的项目都是存量的,地拿得很便宜,而且很早,所以就很划算。但是随着并购市场优质标的越来越小,融创有没有可能凭借自己强大的文旅运营能力去跟地方政府谈判以比较便宜的钱拿一些新的地,而不是并购存量的项目。第二,现在整个市场行情不是特别好,融创在华北、郑州都是降价促销特别厉害的。我们现在并购的一些项目,除了成都之外,其他都是比较偏远的地区。文旅地产主要还是先靠卖楼才能拿回现金流,您对这些比较偏远地方的市场,包括销售有那么大的信心吗?您怎么看未来文旅地产的后市?

孙宏斌:你要是关注我们的话,可以看看我们签了多少合作项目。跟老邓没有关系的,我们签的合同也已经很多了。有的已经落地了,比如武汉的项目。我们没有那么偏的地方,西昌的市场特别好。普者黑、版纳都卖得挺好的,昆明也卖得挺好的,黑龙潭都是好地方。朝山离南京很近,是南北京的市场,咸宁是武汉的市场。

邓鸿:第一,我们的布局都是围绕着一线或者新一线城市周边的,一个小时车程以内。第二,我们产品做得好规模大,社会上有一个偏见,说你拿地便宜,这是不对的。其实我们是创造一个地区的价值。政府也很聪明,他要开发一个新区,要造引爆点,要招产业,这是一个标的。我们的能力,包括融创自身,能力在那里,但是最先受益的是我们,然后才辐射到其他区域,所以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记者:孙总您好,刚刚您提到这次收购的150多亿资金6月份就准备好了,能不能说一下150多亿的资金来源自哪里?您说之前融创在文旅方面有很多的收购,再加上这次的会展,您是怎么考虑它带来的资金风险的,以及持有性物业,在运营层面您有什么想法和规划?

孙宏斌:我们钱是卖出来的,都是销售出来的。每个月有五、六百亿的现金,拿出100亿是很容易的。一个企业到了一定程度肯定得持有,持有商业,持有文旅,持有酒店,但是持有的东西肯定是越来越好的,价值越来越好。运营上确实需要你有能力、你有水平。文旅我觉得将来会比商业更好,因为它的供应量少,商业的供应量大。等企业到了一定规模的时候应该持有这些东西,但是最重要的是经营好。

记者:问一下孙总,之前成都会展有一对赌协议,这次双方合作有没有对赌协议。

邓鸿:你把概念混淆了,我们从来没有对赌。你说的对赌是想把当时的资产装在上市公司里,但这个事没成。

记者:对赌协议里对成都会展的利润是有一个预期的,这个交易经过了5个多月的评估,我觉得也会有一个利润预期,3年的利润预期大概是多少?之前的另外一笔收购关于天房的,最近有说融创的工作组已经退出了天房,但是接手了一部分项目,方不方便透露接手了哪几个项目以及对价?

孙宏斌:他们有需求,我们也觉得好,最近我没有问这个事。另外一个问题,我没有预期,会超预期的。

记者:孙总您好,邓总您好,我有两个问题。第一,公告里有写目标股权交割30个工作日之内要分配70个亿的利润,但是你们两位刚才讲了,时间可能没有那么严格的约定。我想明确的是时间到底是怎么样的?第二,问一下邓总,既然公司账面有70多亿的利润可以在短期内进行分配,为什么不是当时分配给云南城投,用于化解其短期的资金压力,而是等到股权移主之后才做这样的安排。接下来还有一个交易是融创投了40个亿给云南水务基金,我想问一下这笔投资跟整个交易有什么关系?谢谢!

邓鸿:我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这是个财务问题,公司账上有那么多利润,并不是等于账上有那么多现金。第二,城投借了环球世纪公司20多个亿,加上利息超过30个亿,这个钱一直没还。跟融创合作以后,我们也是慎重地要给融创一个预期。因为对外要发展,融创在征信和资金方面要给予大力的支持。从这个角度来讲,根据并购的分配我们愿意来做这个事,当然前提是融创已经给予了整体上的激活。我刚才讲到参与很多项目的在建,要拿地,从这个价值层面讲,公司有现金流了才能分得出来利润。账上有利润,股东没分,拿去发展了,所以这是给融创的待遇。

孙宏斌:在账务上我们要把利润分了,但是拿到前要2—3年,这是两件事。

记者:你们做这个收购醉翁之意到底在什么地方?住宅都是5%的持有,基本都能变现。文旅又可以增强,这个也挺好。但会展我看不懂,会展是中国最大,站在融创角度来讲,是不是有点不务正业。第一,您刚刚说美好生活,会展属于美好生活吗?第二,消费升级,会展属于消费升级吗?康养是属于消费升级的。所以,融创今后对会展是怎么定位的?融创做会展感觉是进入到了新的航道里了,以前收购万达是进入到文旅产业了,很多人说是房地产做得不好才转型,现在又进入了会展产业。百分之九十几房企的多元化基本都是围绕上下游在做,你们做会展,与房企的多元化不是太相关,你们是从收购的角度出发的。因为万达有文旅,所以我们就收购了文旅,环球有会展,所以我们就收购了会展。下一次收购,对方的资产包里又有其他的产业,所以我们的多元化是怎么想的?

孙宏斌:没有万达之前,我们就说要做文旅,这个逻辑是一贯的。我在三年前说我们要做教育、我们要做医疗、我们要做养老你会觉得奇怪,所以我们的逻辑是一贯的。会展这几年的生意增长特别快,酒店的会场经常订不上。婚宴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会议中心跟酒店、会展是一回事。

邓鸿:在这个行业里面,会展是什么?会展是个平台,聚集人的。比如你今天到北京来开会,要订酒店,大家可能会喝喝啤酒,到三里屯泡泡吧。会展是干这个事的。政府为什么对会展那么重视?比如进博后,总书记都亲自抓,广交会在中国有几十年了,它是汇集了资金流、信息流、人流的平台,所以会展是一个巨大平台。所以,我盖1000个饭店还不够呢,因为它的IP都是以会展为主的酒店。会展是现代服务业的龙头引领。建会展中心为什么要去九寨沟,因为我发现来这儿开会的人都要去九寨沟玩,所以我就顺便搞了一个酒店。这是一个系统,但是很多人没发现。我们阴差阳错,几十年都在这个领域耕耘。包括万达,我去看了老孙的酒店,也是做了很多,这当然不是拍脑袋的。他们做了很多乐园,酒店就是围绕着乐园打造的。本身有基础流量,也不排除做城市的旅游客和商务客。所以,老孙也在做会展,只不过他们是以乐园为主,但同时开会。长隆是旅游、乐园,还是会展,长隆的会展做的很大的。所以这是一个商业的逻辑。房地产都是跟城市相关的,跟生活相关的。围绕着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的项目,绝对是主流的。

记者:因为政府对这方面很重视,所以我们可以作为拿地的支撑,这个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邓鸿:找政府拿地不是想拿就能拿的。有两个逻辑。比如我是一个房地产商,我给政府讲故事,政府不会答理你的,前提是要能营运起来。也不是拿地不好,前提是能把这个市场做起来,这样才能形成一个产业链。我一直在讲线下平台的概念,马云跟我聊,他做线上做得特别牛,其实我们跟阿里也有很多合作。其实这就是一个商业逻辑,老孙总在讲美好生活、消费升级,未来5—10年他手上的这一堆东西总卖掉,慢慢会减下来,但是当年产业会留下来。

我们现在做文旅也好,包括会展、康养也好,短期内都是不怎么赚钱的,我看的是更长远的,5年、10年以后的事。这个行业一定是有天花板的,这个天花板在哪儿?现在已经有了,比如今年16万亿可能就是一个天花板。07年中国房地产的是3万亿,07年到现在涨了5倍,2010年、2011年5万亿左右,现在涨了3倍。这些年都是在做增量,16万亿就变成存量了。下一步大家做的是16个亿的存量,等存量分的差不多了,你就没有空间了。我们没有转型,房地产还是主业。不说挣多少钱,就说重置成本是多少。所以,这些项目都不是短期内能赚钱的,我们看的是5年、10年。

*本文来源:乐居财经,原标题:《实录:孙宏斌为什么谈了一小时就决定买环球世纪》。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抢庄牛牛牛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