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野蛮生长,北京明年将出台民宿统一评价标准

今年上半年,北京市《关于促进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的实施细则将会出台,具体将由各区根据实际情况敲定民宿的安全登记、消防、餐饮、卫生等各项标准,以及各类鼓励扶持政策,一定程度上将对民宿的管理权责更多地下放给各区。

去年底,北京为长期游走在政策灰色地带的民宿发出了“合法身份”后,相关系列政策也进入了快速落地的轨道。1月21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北京市文旅局获悉,今年上半年,北京市《关于促进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实施细则将会出台,具体将由各区根据实际情况敲定民宿的安全登记、消防、餐饮、卫生等各项标准,以及各类鼓励扶持政策,一定程度上将对民宿的管理权责更多地下放给各区。值得注意的是,市文旅局相关负责人还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在指导意见、细则接连落地后,北京将于明年出台全市统一的民宿评价标准体系,而各区可在全市统一标准的基础上“拔高”,对区内民宿供给确定一套属于自己的评价体系。

敲定游戏规则

去年底,随着《意见》的出台,北京的民宿正式迈上合规之路,一个为北京民宿业确定合法身份的政策框架也随之落地。在此基础上,多位民宿业主都表示,在拿到身份证这颗“定心丸”后,自己和同行对于具体政策如何操作、如何实施,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上述市文旅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意见》出台后,各区会根据当地的规划、实际情况对政策进行细化,涵盖乡村民宿建设、经营过程中具体会涉及的安全登记、消防、餐饮、卫生等各项标准。与此同时,实施细则还会覆盖相应的鼓励办法,部分区还会按照自己的规划制定特殊的奖励政策,比如设立产业发展基金,对进行特色设计的民宿给予一定的设计费补助;或者按照自己的评价体系对优质民宿进行奖励等,“相关工作部署近期将会启动,上半年,各区的细则就会陆续出齐。”该负责人表示,细则由各区出台,意味着北京把对于乡村民宿的管理权责在一定程度上放到了区级层面,这将更大地激发各区在发展这种新兴业态上的积极性。

值得注意的是,这位负责人还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真正要将民宿和农家乐等业态区分开来,引导各方参与建设精品民宿,确定统一的评价体系也是重要一步。“因此,明年北京要重新制定全市统一的民宿评价标准,并根据标准确定差不同的奖励政策,而各区可能还会在此基础上进行‘拔高’,根据实际情况确定一套属于自己的评价体系。”该负责人表示。

评级箭在弦上

实际上,就在去年7月,民宿评级的国家版标准已经率先出炉。根据文旅部官网发布公告,新版《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已经通过批准,其中首次建立了民宿评星机制。这意味着,评星制度今后除酒店行业外,也将出现在民宿市场之中。据了解,根据新版民宿标准,旅游民宿等级将由金宿、银宿两个等级修改为三星级、四星级、五星级3个等级。

“在民宿快速发展的这几年,北京的各区也已经开始逐步探索建立了一些民宿建设经验的细节规范。”在京郊经营了4年民宿的爱丘山居总经理程大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比如各地的食药监管部门会对民宿提供的餐饮进行质量抽查,检查材料的来源、质量,以及民宿经营的相关资质等;而公安部门也要求各个民宿主安装顾客信息登记的APP。”程大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近几年,区内都会为民宿进行3-5星的评级。他举例称,如果民宿满足卫生间干湿分离、有一定公共空间、有餐厅、床上用品材质达标,以及房间数量达到一定规模等条件,就可以被评为5星级的民宿。

“近年来,民宿行业虽然发展迅猛,但是质量也参差不齐,民宿‘评星’是各相关部门针对民宿质量进行的标准上的划分,可以让游客更为直接的感受到民宿的质量。”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院长谷慧敏表示。而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还进一步指出,民宿标准的确定,将为下一步民宿立法打下了基础。

适度“留白”成关键

在北京旅游学会会长安金明看来,民宿虽然强调主人文化,但却并不是“非标住宿”,因为这种业态中的洗漱用品、住宿设施、休息设施设备等都需要有一套标准化的规范,如果业态定位不清,民宿的合法经营和监管也会随之产生诸多困惑。

另一方面,程大军等多位民宿经营者都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细则和评价标准制定的过程中,业者都希望相关部门和政策能涉及一些“前瞻性”的内容,给民宿的建立和集聚打好基础,并且在标准化的规范中,给予特色经营留出一定的“自由发挥”空间,这才是目前供给端最需要的支持措施。

有同样在京郊经验民宿的负责人直言,近几两年,自家民宿周边至少增加了10多家民宿,建设成本和经营难度相比4-5年前增长十分明显。该负责人介绍,2015年时,自己投资30-40万元就可以改造一个院子成为精品民宿,每年人力、维护支出也仅需要1.5万-2万元,每年经营1/3的时间就可以实现盈利,而现在,硬件设施投资上百万元已不稀奇,而且人力、平台佣金等各项成本也在大幅增加,比如招待一组顾客,需要支出的服务人员费用普遍在300-600元,加上毛利15%左右的平台方佣金抽成,最后民宿主能拿到的净利润只有15%左右,长此以往很难维持一个良性的经营状态。

“更为重要的是,很多民宿在建设初期,要面对乡村基础设施普遍薄弱的情况,而且在投资整建的过程中,往往需要对接多个职能部门,这些困难,有时会让部分投资人打退堂鼓,甚至‘半途而废’。”上述负责人表示,在此背景下,民宿主大多希望通过更有特色的餐饮、活动等增加产品附加值,因此,希望政策可以给予经营者一定的“留白”或弹性空间,让民宿主可以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包装一些基于民宿的特色休闲度假产品。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作者:蒋梦惟原标题:《结束野蛮生长 北京明年将出台民宿统一评价标准》。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抢庄牛牛牛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