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旅游,艾斐斐低空飞行想让人类飞得更爽

低空飞行旅游项目在国内确实具备了大众化消费的前景。但它的价格和风险相对较高,对消费群体经济水平、健康状况的要求也相应提高。这些也会影响低空飞行旅游的发展。成立于2015年3月的艾斐斐是国内低空旅游实践者。

在国内,大多数人对于低空飞行旅游仍感陌生,成立于2015年3月的创业项目艾斐斐想将国外流行的低空旅游体验引进来,让游客在空中饱览大好风光。

项目概况:艾斐斐低空旅游成立于2015年3月,目前已经在八达岭长城、金海湖和古北水镇三个景区开展热气球飞行体验试运营,累计时间3个月,用户目前可在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购买低空旅游产品。

团队简介:创始人刘锋,连续创业者,拥有7年地产品牌营销工作经验和5年互联网创业及投资经验;机构股东极限追踪网,是一个低空飞行器追踪与数据服务平台,拥有5000余位中国航空运动飞行员注册会员;创始股东中还包括奥美互动前中国总裁、阿里巴巴的用户体验总监等。

融资计划:2015年9月获PreAngel合伙人李卓桓种子轮投资,目前正在进行天使轮融资。

1月7日,在参加完懒熊体育的线下创投会后,刘锋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接连接触了4-5家投资机构。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更多是奔波于各个景区,为低空旅游的业务忙碌着。对刘锋和他的艾斐斐来说,低空飞行旅游市场迎来了发展良机,他们必须抢先完成布局,无论是在融资还是业务方面,都必须加快节奏。

▲艾斐斐创始人刘锋

自2010年以来,国务院陆续发布了一系列与低空空域管理、旅游业改革相关的文件,当中提到要积极发展低空飞行旅游。随着人们对于旅游消费理念的升级,在我国旅游产业寻求转型升级的当下,低空飞行这样的体验型旅游产品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在国外,低空飞行旅游并不是一件新鲜事物,其中最著名的是土耳其卡帕多西亚的热气球旅游。这个小镇拥有超过100家经营热气球项目的公司,每天都有许多外地游客慕名而来。中国山河锦绣,具备开展这类项目的物理环境,但目前基本上还是一片空白市场,一方面是因为国内体验型旅游市场需求规模还没起来;另一方面,低空飞行运动俱乐部经营者们还没能广泛地打通景区资源,用户运营能力有限。

刘锋对这一点也非常清楚。过去4年里,他一直在创业,探索过数字出版、互联网金融、民俗音乐App海外分发等多个方向。后来协助杨勇众筹团队完成中国式众筹方法论研究与早期传播,还开过一家创业投资顾问公司。带着从小就有的飞行梦和半个投资人对低空行业趋势研判的职业思维,在2014年7月,他萌生了进入低空旅游行业的想法。“风口正在形成,我想通过资源的深度整合、国外低空旅游景区成熟运营模式的引入,让它发生一个深刻的变化。”刘锋告诉懒熊体育。

低空旅游在国内怎么落地?

过去的几个月里,艾斐斐已经在八达岭长城、金海湖和古北水镇三个景区开展了多次热气球体验活动,参与人数接近2000人,而滑翔伞的体验活动也将于近期在北京周边景区启动。由于目前缺乏资金购买设备,刘锋只能通过与其他公司合作的形式开展活动,无法直接管理飞行员,这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飞行体验,“很多用户希望我们能推出更高级的产品,毕竟自由飞行1个小时和原地飞是不一样的体验。”

▲艾斐斐热气球飞行活动现场

接下来的规划里,刘锋打算把一个航空飞行营地的项目植入到景区内,每个营地可配置12种飞行器,根据景区不同的场地和气候条件推出不同类型的主打产品,力求实现全时段、全地形、全天候覆盖,使景区空域资源商业效用最大化。“比如平原型适合热气球,山地型适合定向飞行能力强的,有向阳坡地的比较适合滑翔伞和三角翼,像美国大峡谷那样场景比较壮观但风俗相对较大的就适合直升机。”刘锋介绍说。

由于是把飞行活动放到景区中进行,涉及与景区合作的问题。目前国内的景区大都由上市公司运营,想把项目植入到景区内就必须逐家去谈合作,这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毕竟,低空飞行旅游对景区来说是一个较新的尝试,出于技术和安全等方面的考虑,会比较谨慎地看待。对此,艾斐斐团队采取的策略是与中青旅等上市旅游集团旗下的代表景区(如古北水镇)进行试运营合作,如果合作成功,则可以将模式复制到该集团旗下其他20多个5A景区。

目前国内的景区旅游市场,主要还是以观光旅游的门票经济为主,过夜消费游客比例低,而传统的旅游产品,产业链条也较短,景区很难增加更多增量的收入。而引入低空飞行这样的体验式产品,从吸引新增高消费游客和景区形象宣传的角度来说,都对景区有一定吸引力。从刘锋近期的感受来看,景区对这方面的合作有一定的兴趣,“通过我们这个事情,可以推动景区向深度度假式、体验式的旅游经济发展,景区有这方面的内需力。”刘锋说。

外界最关心:安全保障

对于低空飞行这种带有一定风险的运动,安全保障问题是游客和景区最为关心的。此外,也有人对低空飞行资质存在疑问,因为低空飞行旅游包含了热气球、直升机、滑翔伞等多类飞行器,涉及与空军、民航、旅游局、体育局等多方面关系协调和资质审批。

对此,刘锋解释到,目前艾斐斐已与首航直升机达成了空中游览业务合作协议。通过与景区的合作,空运资质审批和地面关系协调也不是难点。为了提升安全系数,艾斐斐选择的都是拥有至少十年经验的老资历飞行员,尽可能避免由于操作失误造成的意外。另外吸取国外先进管理经验,形成完善的安全管理体系和本土化的员工激励机制。

“游客在体验之前要签一个免责协议,确保你知道这个事情是带有一定危险性的,并且身体状况不能有所隐瞒,我们也给游客买好飞行运动相关的保险,这方面是跟人寿保险合作的。”刘锋说。由于是与景区的合作,艾斐斐在一开始就明确安全责任与景区无关,飞行团队管理及起飞判断都由他们负责。

启动天使轮融资

目前,艾斐斐正在进行天使轮融资,这笔资金将被用来成立自己的航空公司,同时购买飞行器设备和签约飞行员。在业务方面,2016年,艾斐斐将与5个一线景区合作,并与其中两个合作运营航空飞行营地。另外还将为一些电影、广告的拍摄团队提供服务,包括一些热气球求婚这样的订制化体验。

在线上布局方面,艾斐斐计划将开发一个社交+电商属性的App,并与一些能导流的平台合作。利用电影和娱乐营销等方式,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等多种渠道打响艾斐斐的品牌,向外推广并让大众了解低空飞行旅游。这还需要与景区或旅行社方面建立良好的伙伴关系,如何宣传去吸引当地游客、针对当地市场进行调整、尽可能满足游客的不同需求,都是需要考量的问题。

对于行业未来愿景,刘锋认为低空飞行旅游有望对中国旅游行业,尤其是入境游方面带来积极的影响,“我们希望通过努力真正带动旅游产品的革新,让很多出境游的人在国内也能享受高品质旅游体验,并吸引入境游客,中国大山大水风景非常棒,要让国外游客改变对中国的旅游印象。”

从目前看来,低空飞行旅游项目在国内确实具备了大众化消费的前景。但由于低空旅游产品的价格和风险相对较高,对消费群体经济水平、健康状况的要求也相应提高。艾斐斐目前对用户的定位是中产家庭、情侣休闲和入境小团游客,人均消费在1000元/天的成熟旅游消费群体。但由于国内游客对低空飞行运动的了解有限,对游客安全意识的教育和培训也是艾斐斐面临的一个挑战。

低空飞行还是一片蓝海,刘锋希望“让国人飞得更爽”,当然首先他得让自己的公司在这条赛道上“飞”起来。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抢庄牛牛牛安卓版下载